主页 > W佳生活 >[日本]仇日、哈日与游日

[日本]仇日、哈日与游日

2020年06月10日 点赞:475 作者: 来源:W佳生活

对于像我这样的「抗战儿童」或是1949年从大陆迁徙到台湾这一代,不喜欢日本似是天经地义,因为在我们的心目中,中国在上一世纪的苦难,完全是日本侵华所造成的。否则,我们应该都是在故乡过着「美满幸福」的生活。
不论这项理论是否正确,反正我有许多老朋友与老同学都打定主意,毕生不去日本旅游,有的甚至拒用日货,在今日的美国也不开日本汽车;至于是否用日本品牌的数位相机,就不得而知了。
我们夫妇最近第三次游日,回来后就有朋友称我们是「亲日」或「哈日」派。其实我们距离哈日实在十分遥远,我在台湾的老同学们,去日本旅游十次八次都不算稀奇,有人甚至游日超过30次的。对台湾朋友而言,出国旅游最方便的目的地就是日本。
我们第一次去日本旅游是关东与关西游,然后是九州游,今年则是北海道与日本东北游,而且每次游日后,都可顺道回台湾探亲访友,一举两得。
▋仇恨已「老」 没必要
在首次游日前,本人当然不会忘记日本侵华的「仇恨」,但旅游后,却感觉到,那些造成中国苦难的一代日本人,不是比自己更垂垂老矣,就是早已作古了。对于新一代守纪律与对人礼貌有加的日本人,实在没有仇恨的必要。
任何人到日本旅游的第一印象,必然是日本民众守秩序,街头清洁,治安良好。日本人的诚实也值得称道,几乎每位导游都说,在日本旅馆内遗忘物品,九成以上都可以找回,这种国民道德与素质也许就是日本在战败后,能够快速窜起的主因。
当然像我这样的老人,游日最感兴趣的,并不是观光招贴上的名胜古蹟,像京都的金阁寺或是最有日本特色的大阪城或熊本城。我看得最仔细的,是下关的春帆楼,因为那是日人所称的「日清讲和记念馆」。
在那个纪念馆旁,有一条短短的「李鸿章道」,这当然不是李鸿章的光荣,而是中国的耻辱,但是日本人还算厚道,不称纪念馆为「日中」,而只说是「日清」。对于华人而言,清朝至少已经是历史了。馆内还收藏了一幅李鸿章的亲笔墨宝,但上款所署是「同治十年秋月」,那是在1872年,较李签署马关条约的1895年早了13年,显然只是日本人后来收藏的李氏墨宝而已。
日本人对当年「大日本帝国」的辉煌历史,显然还念念不忘。春帆楼纪念馆固然是一个例子。但是最明显的莫过于在札幌市北海道旧道厅古老建筑内的「桦太」展览室,所谓「桦太」是日本人对于位于北海道北方库页岛的名称。 日本在日俄战争的中国东北战场中,击败俄国后,就从俄国获得库页岛南部,然后就大举移民到天寒地冻的南库页岛,后来在二次大战后归还前苏联。但是从桦太展览室中,大家都会发现,日本人对于战胜俄国的东乡元帅的崇敬,以及对这片最北领土的怀念。
日本人对于本国名胜古蹟的保护与整修不遗余力,但是在华人眼中看来,日本名胜除了温泉泡汤之外,实在不多,而古蹟除了几座幕府时代的古城外,也相当有限。至于中国味最浓的古老寺庙,可看处也不太多。我个人最喜欢的日本寺庙,首推东京近郊浅草的金龙山雷门观音寺,因为那是比中国更具中国味的日本古蹟寺庙。
日本人信仰的宗教,除了西方传来的基督与天主教外,主要是佛教与神道教。佛教来自中土,我们看来自然熟悉,神道教是日本立国的根本,各地的神社就是最明显的表徵。 不过,佛教与神道教在我们外人看来是完全不同的,但在日本人心目中则是相容的。导游说,全日本信奉佛教与神道教的信徒总数超过两亿人,也就是远比日本的总人口1亿2000万人为多,原因就是多数日本人同时都是这两种宗教信徒的缘故。
▋保存文化 不遗余力
过去在我个人印象中,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,已经全盘西化,包括废除阴曆,改用阳曆,即使是过年也改为阳曆年,这是亚洲像中国、韩国与越南都无法作到的。但实际上,日本人对保存固有文化却不遗余力,而许多日本的固有文化,在我看来是含有浓浓中国味的。
日本人在新年都要去神社朝拜,而且一定是要穿上在我们看来已经落伍及麻烦的和服。日本的和服是从中国唐代服饰演变出来的,中国人多年前由于嫌古代服饰缝製烦琐及穿着不便,早已放弃。日本现在缝製一套和服虽然十分昂贵,但却一直保留下来,甚至还改良出一种温泉旅馆专用简单的和式浴袍,成为供观光客穿着的特色服装。
当游客抵达温泉旅馆时,导游几乎都会特别叮咛游客,在穿着和式浴袍时,一定要把衣襟向右掩,理由是日本人只有寿衣是衣襟向左掩的。其实我个人是一定不会弄错的,因为我还记得孔老夫子在论语中所说的:「微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!」在古代的中国,衣襟左掩是否是寿衣,我不清楚,但孔圣人告诉我们,左衽就是蛮夷之人了。中国人从清朝之后,就不必分辨左衽或右衽了,现在我们居然还需要到「东夷」学习穿着「上国衣冠」。
日本保存中华文化另一项最明显的事,就是使用毛笔写书法,日本人称之为书道。我在许多日本的场所包括有些温泉旅馆在内,创办人或业主为了显示风雅,会在大厅特设的玻璃柜内,展出自己或友人的书法──立轴或是横幅。在我看来,这些汉字书法的水準都不怎幺样,我甚至觉得日本近代人的书法造诣都不高,但是却很喜欢亲笔题字,不像台湾的政界或企业界的名人,虽然也爱题字,但多数是请秘书捉刀。我在本州东北地区苹果产地青森县的一座大桥边,看到县知事亲笔所题一首有不少汉字的日文诗,刻在大理石上,其汉字书法真是够差的。
日本除了政要名人爱好书道之外,民间许多地方似乎也很提倡毛笔字。我在日本的很多寺庙及神社,都发现有出售所谓「纳经帖」或「朱印帐」的,这种以毛笔写上寺庙或神佛的名称后,再盖上「朱印」,据说能保平安吉祥,每张收费200日圆,有点类似我们庙宇印製的黄色护身符。但日本的纳经帖都是有人亲笔书写的,有的是庙中的老僧,也有的像是雇用的打工学生,他们的共同点是汉字书法都差劲。即使如此,在中港台三地毛笔字式微之际,日本人对保存中华文化的努力,还是值得称道的。
日本人战后这两、三代的青壮年轻人,由于经济繁荣及生活舒适,许多人都不愿生育儿女,有所谓少子化的危机,其实目前台湾也正在步日本后尘。不过,日本政府在鼓励生育方面,却远比台湾积极。据说,现在的新生婴儿除可领取政府的金钱津贴外,社会上对妇孺有众多优待。例如我曾在北海道一家温泉旅馆的高级海鲜自助餐厅,发现除了一般的幼儿坐椅外,还有儿童专用的卡通人物汤匙与叉子,并且还备有婴儿摇床,父母可以坐在特别设置四周较宽敞的座位上,把婴儿放在摇床上,让父母安心用餐,真是用心良苦。可惜当晚未带照相机,未能拍下这个镜头。
▋樱花枫叶 游人最爱
台湾朋友去日本旅游次数众多的原因之一,据说是因为台湾游客最喜欢去日本看三大自然美景,那就是樱花、枫叶与雪景。台湾朋友说,近年由于全球气候暖化,要指定日本某地去看樱花或枫叶并不容易,原因是近年樱花盛开或枫红遍野的时间,有可能提早到两周,或是延后达两周,因此,为了去看樱花或枫叶就需要去两三趟。不过,我们还算幸运,曾在初冬的九州看到最晚的枫红,并且在今年到北海道的函馆时,看到五月中旬的晚开樱花。那天在函馆古蹟五稜郭看盛开的晚春樱花时,游客中几乎有三分之二都是台湾来的。我曾对老伴戏称,今天函馆已被台湾客占领了。
由于台湾游日的旅行团太多,日本各观光点对于台湾客都相当友善,例如在札幌前冬季奥运场址的缆车搭乘处,就一直保留了中华民国的国旗。由于台湾游客爱到日本採购像面膜、表飞鸣等美容品与药品,许多大城市的「药妆店」都雇有通国语的华侨店员。当然许多台湾客通晓日语,而且日文含有众多汉字,即使同样汉字中文与日文意义或有差距,并不妨碍华人游客的了解。例如在一处寺庙自动售票机前,「成人」固然是标準中文,而「小人」也能意会到是指儿童,不可能误解成其他含义。
日本人一般都爱清洁,不但不会随地乱抛纸屑杂物,而且还会随手捡拾垃圾。日本各地街头很少看见垃圾筒,据说垃圾都是自己带回家抛弃。公共洗手间都没有擦手纸,甚至没有烘手机,许多男士都是使用我们已经数十年不用的手帕擦手,十分环保。日本人守纪律与环保,可能与学校教育有关。日本在二战后虽然相当美国化,但是学校教育则仍然维持战前的一些原则,例如不论公私立学校的男女学生都穿着制服,中学男生还是穿着战前中山装式的黑色或藏青制服,女生穿着旧式水手装制服的也不少。
日本的「大和」民族基本上十分排外,因此,外国人要归化为日本公民相当困难,在日本的华语导游多半是归化日籍的,并且都必须改用日本姓名。日本政府对于境内的原住民,也一样是採取强制同化的政策。在北海道及本州东北地区,本来居住了人数众多的日本原住民,就是我们熟知的虾夷族。现在日本称为「爱奴」族,并且在札幌附近建有一处「白老爱奴村」,展示虾夷人的古老居所与生活文化。但是这些穿着类似中国道士袍服的原住民,都早已改用日本姓氏,而且多半不会说虾夷的土语,多数原住民也已迁离早年的家园,溶入日本的主流社会谋生。
对于我们这些年长的华人游客而言,参加日本旅行团除了团费较昂之外,住温泉旅馆睡「榻榻米」地铺,有些人是不太习惯的,因为半夜起身不易。我们曾碰到一位现定居南加州的前印尼华侨团友,他就视睡榻榻米为畏途。不过,我个人觉得,每当旅行团的巴士离开日本任何一家旅馆,看到经理率领职员向我们深深鞠躬及挥手时,日本游还是值回票价的。
[转贴自世界新闻网]
阅读延展